泗水房产网
买房就跟约炮一样,是刚需。
类型:热点关注  日期:2017-05-02  浏览:1168 次  评论:查看评论
 
 
来源:不加V ( ID:bujiav123 )
最近两个月,为买房蠢蠢欲动了若干次,有两次认购当天赶上限购,被称房界萧敬腾。受挫后,我决定消停。可是消停没几天,又伸出魔爪。那感觉,就像撸到一半,不射不行。那感觉就像,脱光了躺床上,不干不行。
 
我想,这就是刚需。
 
虽然我买过五六次房,但比我约过的两三百炮,实在不算什么。我不是炒房客,从来不是。
 
为什么不买花不买衣不买包,就爱买房。而且买房的架势,透着有钱任性的潇洒(其实没钱)。我觉得是初入社会,就受了不良指引。
 
我还在上大学时,喜欢泡吧,喜欢招猫逗狗,不管有没有女人的男人,我想追就追。有次追了个眼睛深邃脸部线条如雕刻的男人,喝大了向他表白,他旁边静静坐着一个短发女人,似笑非笑地问我:你知道我多大了吗?我摇头。她说:我44岁了。
 
那男人也就三十上下,我二十出头。不知天高地厚的我,不思索他为什么有个年长他许多的女朋友。直到毕业她成了我上司。
 
她可爱,干练,独立,爱背一个大包上班,爱请大家吃饭,有张不加保养的脸,和比她还古董的“手写板”。她对别人都风风火火,唯独对男友柔声细语。我虽然没追上她男友,但当年不识相的“挑衅”记下一仇,冷不丁就被刻薄,比如我采访稿没写好,小说却连载中,她在办公室冲我嚷嚷:你不适合当记者,找个书商包养你吧!
 
尽管如此,我还是跟她混。她带我混论坛,吃海鲜,介绍我认识一些名人。也在她的絮絮叨叨里,得知她的买房经。她是干部子女,但爸爸去世得早,那年代人也清廉,没留下丰厚家产,只是有套城区老房子。她大龄不婚,稿费版税花不完,就三天两头动心思买房,那是2000年初,根本没人炒房。她大概是真的喜欢不同位置的房子,享受装修的乐趣。
 
我没去过她郊区的别墅,听说很便宜就买了,装修了荒在那里,偶尔呼朋唤友去聚会一次,又过去一年。那次她说:水管都生锈了。
 
现在想来,这是一个脆弱的声音。她买别墅时,应该幻想过一家大小其乐融融的画面,实际上,却是每年借聚会的名义,去搞一次大扫除。而且朋友去过几次,没新鲜感后,包吃包住也不去了。
 
和她共事时,赶上她又买了一套江边的新房。她把我们这些没钱没房的小屁孩叫过去,参观完她的新房,带我们坐船去吃江边大排档,每个人笑得脸开花,日落才坐车回城。她那么好客,那么爱热闹,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快乐,她坚持的独身生活,散发着正能量,潜移默化着我。我04年前后,连着买2个小公寓时,立刻有朋友调侃我:你是小XX(她的名字略去)。
 
其实不是那么简单。我出名那年赶上失业,而她赶上失恋,有天把我带到她市中心的老房子,跟我倾诉。说她和男朋友分手了,把他家砸了,用雨伞把客厅的吊灯打个粉碎。听起来很暴力,砸的是自己的心血而已。男友的江边房,是她带着去买的,买完,是她帮装修的,不忍心看新人欢,便毁了它。而男友是在老房子里出轨的,她房子多,陪妈妈在郊区住,市中心老房子给男友住,他酷爱读书熬夜,有个自己的空间也好。他们在一起6年了,亲情大于爱情。
 
可是,有一天,她来收拾老房子时,发现床上有根长长的头发。她是短发。
 
一个吃嫩草的灵魂伴侣的神话没了。她几乎是心肺呼啸着和所有认识的朋友控诉了一遍。把吊灯打得粉碎那个解恨画面就讲了十几遍。他们分了手,朋友分了家,热闹也少了。她继续背包旅行,整理长辈笔记,著书立说,闲来就弄盆盆罐罐,五十出头做了一个大手术,好了之后活蹦乱跳,又在市中心买了一个新公寓,装修成她喜欢的波西米亚风格,暖房又把当年的小朋友叫去一次,而小朋友们长成拖家带口的中年人了,很难再去蹭饭。渐行渐远,相忘江湖。
 
转眼我快四十了,快到了初识时她的年纪。回想每一次买房,都是被人生推着往前走。
 
我二十六岁跑去上海想谈一次旷世的恋爱,三个月就被扫地出门,自己租在法华镇路,和上海本地80后厮混,泡吧吃饭跳舞约炮,忽然听说,房价开始涨了。我捏在手里的钱,只够买上海80年代的老房子,30多平大小的,30几万。不行,我不能年轻时住这么破败的房子,好的又买不起,没工作没男人,明天也不知道在哪。先回广州安身立命吧,买了一个30平的mini复式,隔年又买了一个小开间。
 
买第一个时看着3.8米层高挂下的落地窗帘,微风轻吹,美好仿若初恋。心头的另一个声音说:有房子就不用指望男人爱不爱了。
 
可惜还没住进去,就到北京工作了。两个小小房子扔在广州,如一夜情后不再被善待的炮友。它们存在着,又成羁绊。于是一年回去处理一个。处理完了,置换成北京房子了,又失业了,广州也回不去了。过了10年,厌烦了北方生活,又开始物色广州的房子。去年买了个两居,想着可以和我未来不可知的男人住,或者老了和保姆住。今年看郊区的房子,又想买三居或四居的,和以前只顾着买小开间小公寓不同了,会设想里面住着一家老小,哪怕我不住里面。
 
认购佛山的三房时,美滋滋地想着我如何从我住的房子,坐10分钟地铁去看我妈,我妈住在阳台望高尔夫的低层,带着我的孩子,或者没有孩子,她和她喜欢的人住着。结果没买成。我沮丧了好久。
 
兜兜转转,又设想增城哪个地铁口的大房子,可以装进我妈和她的儿孙。我在北方漂泊那么多年,没能给她一个家,也没能邀请她和她的儿孙来旅行,因为住不下。
 
其实这些一厢情愿,和当年老姐姐买了别墅给朋友们聚会有什么区别。再大的房子,给别人住,别人也觉得是来陪你。
 
可你还是不会放弃,不能换个好点的男人,换个大点的房子也好啊,不生孩子,生多几个房子也好啊。然后省吃俭用,看着那些房子,仿佛拥有过充实的人生。
 
这就是你的刚需。
  • 我要评论
  • 评论内容:
| 帮助说明 | 法律声明 | 关于我们 | 收费标准 | 中介建站 | 广告报价 | 付款方式 | 汇款通知 | 联系我们 | 留言咨询 |
copyright 泗水房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-济宁市安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泗水分部
广告热线:13964909110 泗水房产网 www.sifdc.cn 浙ICP备12033604号 邮箱:1945682960@qq.com
网站客服QQ:1945682960 房产中介群:泗水房产千人群:117680648